千:外卖员疑因送餐迟到被打

文章来源:必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3日 00:29  阅读:3699  【字号:  】

星期三早上,我跟我的好朋友杨惠泽一起去奥斯卡影城去看电影。这一天电影院演的电影是《81号农场之保卫麦咭》。

与其说它是个湖,倒不如说他是个自然公园,但高达百分之八十五的全园绿化率,致使我们应该叫它绿色生态园。

记得在我上一年级时,一个的星期天,我正在房间里自由自地玩耍着忽然,从卫生间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,我闻声赶过来,只见爸爸站着,手里拿着一件奇形怪状的东西在剃胡子,我睁大眼睛,迷惑不解地问爸爸:爸爸,这是啥东西?噢,你问这个吧!这是专门剃胡子的!话音刚落,爸爸又地剃着胡子,那样子真让人羡慕。我呆呆地站在那儿,若有所思。

敬礼

一个略显稚气,大汗淋漓的小男孩便走进了我的视线,他贪婪地吮着手中的冰激凌,三下五除二就吃掉了,他满意地抿抿嘴,把剩下的雪糕棍扔在了路边,正当他要阔步离开,一只苍老而枯瘦的手拉住了他,他扭头看到了一个黝黑的陌生面容,立即推开了他的手,跑开了。他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他慢慢弯下腰来,吃力地伸出他那干枯而无力的手,又使尽了力气,尽可能地把腰弯低,终于拿到了木棍,就像一棵奄奄一息的枯木垂下了枝,又艰难地把木棍扔进了只有三四米远的垃圾桶。

第三天,我们坐车去丽江。到丽江是一定要逛丽江古城的。可天公太不作美,居然下起了大雨。雨越下越大,我的长裤都湿了半截,冷嗖嗖的。妈妈怕我感冒,赶紧打道回府,恋恋不舍的走出了古城。我觉得挺悲伤的。晚上我们冲了热水澡,吃了一顿美味晚餐,走在另一个古镇上,彩色的灯光照耀在河面上,五彩的河水显得格外迷人,这一刻我又觉的快乐惬意。

镜头又一转,这次是美丽的云贵高原。在一片崇山峻岭中,在一阵松涛树海中,他——王顺友,一人一马,一走就是二十年。他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,却做着世界上最伟大的事:架起高原居民与外界沟通的桥梁。他用最原始的交通工具,却走完了最远的路程。在这漫长的路途中,他遭遇的困难不计其数,却从未丢失过一封信件。在他的眼中邮包就是生命。听到他被骡子踢破肠子,却仍坚持走完九天的路程,我悚然一惊,为他这份执着的敬业精神所感动;看到他在孤独、寂寞的黑夜里与风声、水声、铜铃声为伍,低低地唱着苍凉的山歌,我的心刹那间崩碎了,一股透明的液体缓缓流出……




(责任编辑:党泽方)